王二

记录自己的历史!

房东奶奶(一)

 


(随笔,记一些日常琐事、感悟)


我住的房间紧挨着院子大门,临近街道的窗户,防盗窗上密密麻麻的爬着一种植物,屋子里的光线也因此有些灰暗。室内除了一张床,一个晾衣架,一张桌子,剩下的都是之前房东存放的杂物。院子里有一个公用厕所,和一个洗漱用的水泥水池,还有一个车棚,下面栓着一条小狗。

当房东给我打开房门的时候,房东奶奶第一次出现了,她拿了一个扫把,一个拖把,和一块抹布,给我说:“我扫地,等会你给它拖一下。”我顺手接过拖把,她抬头看了眼墙壁,觉得似乎有些不妥,接着说:“院子里有个长扫把,拿过来把上面的蜘蛛网也扫一下,等会儿抹布洗洗,把桌子,床,门,和窗户都擦一遍,今天就不耽搁你住了。”她说话语气平缓,就好像我是她家的孩子。

一楼住的三个人分别是我、房东奶奶、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当然,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二楼是房东,还有其他几个租客。三楼是我的一个朋友和他同一个工厂的两个同事。

第一天晚上,我半开着房门坐在床边上网。房东奶奶悄悄走进来,说她有一张方桌和一个小凳子,让我搬进来自己用。第二天,她又给我的房门上挂了一个竹门帘。这样从院子里走过的人,就不会直接看到我房间的里面,为我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尴尬。

狭小和封闭的空间会让我感到抑郁和焦虑,白天我不喜欢关着门窗。甚至,即便是冬天的晚上,我也会给窗户保留一个缝隙。挂上竹门帘感觉好多了。再次感谢房东奶奶。

 


老太太今年70多岁,身体健康,走路略有蹒跚。耳朵有点背,说话的时候总是故意提高嗓门,生怕别人也听不见。平时的娱乐主要是周一到周五的下午和其他的老人一起在屋檐下打麻将。还喜欢去听各种讲座,领小礼品。

可能是由于年轻人那点儿虚荣的骄傲,我并不太愿意和老人待在一起,尤其对他们的大道理不胜其烦。

房东奶奶不是一个喜欢讲大道理的人。或者说我从未听过她讲大道理。她是那种少见的实干家。我们现在住的这栋楼,就是当初房东奶奶和她已过世的老头子俩人自己搬砖盖起来的。当然并不是整栋楼都是他们盖的,但是他们确实完成了很大一部分。劳动量之大,着实让人惊叹。

这个年龄了,房东奶奶每年还会种一些玉米,油菜之类的农作物。虽然只有 3 分地,收获也都还不小。去年秋天的时候,院子里摆满了玉米棒子。

楼顶上现在还有她种的花和蔬菜,有指甲草、豆角、小青菜。其他的几样,连我都认不出来。每过两天她就会上楼来浇水。然后热情的跑来告诉我,她种的那个不知道什么花,可以驱蚊。

 

 


房东奶奶喜欢收集废弃的纸箱子和塑料瓶。还经常翻路边的垃圾桶,把里面能回收的东西带回家,整整齐齐的放在她的脚踏三轮车里。她的儿子也就是我的房东,只要看到就会数落她一番,但好在从未强加干涉过,所以我总是能在路上遇见房东奶奶拎着一堆东西往家里走。我还帮她拎过两次呢。

三轮车装满后,她就会送到附近的废品回收站卖掉。有一次她面带笑容的偷偷告诉我,她攒了一个月的纸箱子和塑料瓶卖27块钱。还给了我一个编织袋,说以后饮料瓶子都别扔,攒够了就带我去卖掉,她知道一个收购站,瓶子比别家的贵。说这些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喜悦,像一个受到奖赏的孩子。

当然,我并没有按照她说的做,虽然接下了编织袋,却并没有用。矿泉水和饮料瓶,都是放在了她的三轮车里了。如你所知,骄傲的年轻人,怎么会把那点儿小钱放在眼里?

我并不是单独夸房东奶奶是个勤俭持家的老人,而是我认识的大多数老人都很勤俭,他们似乎从不看重什么面子之类的东西,就是勤勤恳恳的做手头的事情。不像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喜欢吃着火锅,喝着啤酒,唱着歌,感慨生活欺骗了自己,然后第二天继续睡大觉。比如:我自己。

也许吧,经历过岁月苦难的老人,才能真正懂得生活的含义。

(未完待续……)


本文首发自“王二”,微信公众号:wangerblog
文章排版使用了马克飞象
文章无需授权即可转载,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愿你老有所依!


本文编号“39”

相关文章推荐:

火车上的“兜售员”

老家的旧房子


点赞